学宝教育旗下公务员考试网站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申论资料  >> 指导   
指导
2020年广东公务员考试申论热点:网络众筹
http://www.gdgwyw.com       2019-06-20      来源:广东公务员考试网
【字体: 】              

  为进一步帮助考生提升申论答题水平,广东公务员考试网(www.gdgwyw.com)特别推荐申论热点解读“网络众筹”,希望考生阅读本文,对申论热点的把握有一定的帮助。


  【背景链接】


  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住院将近一个月,他的家人在众筹平台向社会求助,众筹金额100万元。由此,引来了网友的质疑,称他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怎么会需要众筹100万?对此,吴鹤臣的妻子发微博回应称,自己并不存在骗捐、逼捐的行为。筹到了148184元,筹集费用暂时够用,水滴筹已经关闭。网友质疑的两套房子都是公租房,均无法出售。车为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日常出行很是麻烦,车不能卖。但这些解释并未得到公众的普遍认可。


  【综合分析】


  一人有难,八方相助。谁都有个落难的时候,遇到了自己和家庭无力解决的经济困难,向社会伸出求援的手,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里的“求援”,也不是随便“张口就来”,前提必须是在自身无力解决的情况下。如果家里有房有车有钱,碰上个大病小灾,还没动“家底”,就吵着要“众筹”,把本应自己承担的风险扔给其他人,就等于让“众人背锅”了。况且,社会资源总是有限的,不该众筹的众筹,必然会占用正常求助的资源,对于其他人而言,显然是一种不公平。


  就这起风波事件而言,吴鹤臣的家人在发起众筹上,的确有瑕疵之处。如果没有网友的质疑,众筹达到规定的上限,并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而多“募”来的这些钱款,是否能“输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是个疑问。当然,存在问题的,也不止是个人。对于水滴筹平台来说,在提前核实、具体把关上,也有责任。翻看报道,不仅吴鹤臣家人发起筹款的数目,与实际需要不匹配,而且发起人还有“勾选‘贫困户’的误操作。尽管众筹平台“曾与医院沟通”,“医院称病人正在治疗中,医疗花费也没办法给出”,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影响判断,但作为专业平台来说,从常识上也应察觉这一“报价”明显偏高,已经超出了合理的范围。至于发起人的“误操作”,平台方面也是“后知后觉”,这种“不够专业”的态度与做法,着实令人遗憾。


  我们身处的这个网络时代,放大了个人的求助信号,也放大了社会救助的力量,与之而来的,应是制度规矩的完善。之前,随着《慈善法》的出台,慈善募捐与个人求助实现“分流”,但后者的“规矩”并不完美。鉴于一些围绕慈善而发生的热点事件,应对网络“众筹”的发起条件、审核程序等作出合理规范,实现社会救助效益的最大化。


  【相关问题】


  一、捐赠者对求助者相关的知情权未能得到切实的保障。网络众筹在法律上虽然不受慈善法规制约,是民事上的赠予行为,但是这种赠予具有慈善捐赠的性质。从形式来看是民间互助模式向互联网的升级,但因为互联网突破了熟人社会的圈子,使得捐赠者知情权存在天然的障碍,容易使得网络众筹成为利弊各半的“双刃剑”。


  二、网络众筹平台责任虚化。目前,对众筹平台发布求助信息并没有明确的规范,也没有赋予平台审核的权利以及对所发布信息真实性负责的明确要求。虽然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三家平台签署发布了个人大病互联网求助行业自律公约,提出了具有规则特点的求助信息、上报规定以及审核机制,但只是止于行业公约,不具有强约束性。这一点,显然还有待政策法规层面加以完善。


  三、网络众筹平台信息核实难。目前的突出问题还是体现在信息核实难。


  【相关对策】


  一、规范网络众筹,保障捐赠者知情权。提供网络服务的众筹募捐平台,在众筹项目发布前对其进行充分审核,强化甄别募捐信息真伪的能力,让受捐者全面、充分、真实的披露更多个人信息资料,包括家庭收入、财产等状况、生活境况等内容,严格落实审核、把关责任,对个人网络筹款信息及行为负责,让网络众筹募捐平台良性运转,打造网络平台的权威性和公信力。网络募捐发起人须厚植公益素养,遵守社会公德,全面全方位地展示事实真相,包括自身的经济情况、工作情况、家庭情况,真正把网络平台当成募捐的“绿色通道”。相关部门应强化监管,构建严密的监管体系,规范科学管理众筹平台,让其在法治轨道内运行。


  二、完善政策法规,避免平台责任虚化。网络平台不能成募捐的“灰色地带”,不能因为看不见,就避重就轻只谈问题,而不谈自己的真实情况,从而以“欺骗”的方式博得大众的同情,“感动”公众伸出援助之手。要完善法律法规,完善制度与规则,补齐制度操作层面的短板,保障网络众筹募捐平台规范运行,为献爱心、做慈善提供保护屏障,让善心不被欺骗和亵渎。


  三、防止保障责任对应权利的缺位。从保证网络慈善活力的角度出发,有必要防止平台对求助把关沦为审批,不意味着重点信息的前置把关可以缺位,比如患重大疾病、个人保障及财产状况等情况,是募捐合理性的前提,明显的虚假会产生严重负面后果。因此,在要求平台尽到审核责任的同时,也应适度赋予相应的信息核查权限并提供必要的帮助,如通过求助者授权向医疗机构、社保机构、房产机构等公共部门查询核实相关信息,对核实情况如实标示。


  【权威论述】


  无论是从传递社会爱心、救助弱者的角度,还是从平台管理经营的角度,强化“网络募捐”审核监督,都是众筹平台义不容辞的责任。否则,不实募捐不断滋生,自然会影响众筹信誉,还会对社会爱心造成伤害。当前,亟需完善对网络众筹尤其是相关平台的管理,打造更负责任的网络众筹。——中国经济网


  规范网络众筹,如何保障捐赠者对求助者相关的知情权,更充分更理性地行使捐赠的选择权,无疑很重要,也是问题的根本。一方面求助者有提供与求助有关信息的义务,并对信息的真实性承担责任,这点没有异议;另一方面众筹平台该不该对求助把关以及边界在哪里,似乎还有争议。而从实践来看,众筹平台显然不等同于普通的信息媒介,无论是专业求助募捐渠道性质,还是对接求与助的中介,它都有充分的理由对双方的权利予以平等的保障。——中国法院网


  【案例拓展】


  美国


  美国在2011年对网络募捐欺诈行为进行了重新定义,具体包括:未能充分披露所有费用;组织或者是一项计划持有筹款的时间超过合理时间;平台应该密切关注平台文件拦截以及其他形式的身份盗窃;收取不必要的费用。以上行为都将认定为网络募捐平台存在欺诈嫌疑。


  英国


  虽然对于互联网捐款,英国还没有严格的法律规定,但由于人们都会看重自己的个人社会记录,因此会自觉地履行合约中自己所提到的义务。同时,网络慈善机构也需要接受社会各方面的监督。就监督而言,目前英国有三个非政府性机构,分别是募捐标准委员会,职能是监测并评判公众投诉,同时协同慈善部门提高募捐行为标准;募捐协会,这是由职业募捐人组成的协会,主要是编写并出版募捐行为准则,同时对募捐标准委员会作出的评判进行评估;以及公开募捐监管协会,主要是对公共场所募捐进行监管。这些组织的存在,也保证了英国在网络慈善行为能够有序地持续运作。


  【时评文章】


  患病相声演员“众筹”百万巨款是对社会善意的消费


  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患病众筹事件引发热议。据报道,吴鹤臣突发脑溢血入院后,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向社会筹款,目标是100万元。事发之后,许多网友对这一众筹行为提出了质疑,吴鹤臣的妻子虽然陆续发文回应,并停止了众筹,但这些解释并未得到公众的普遍认可。


  其实,这起事件说起来并不复杂,当前舆情之所以不利于吴鹤臣的家人,根本原因就在于其众筹行为并非必要,其事后言行亦有诸多不妥之处。在这个过程中,众筹平台水滴筹的审核管理也存在问题。


  在他人危难之际伸出援手,本是一种值得提倡的社会风气。但是,让最需要的人优先享受到帮助,才是对“善意”最合理的分配方式。在这起事件中,脑溢血的治疗根本不需要100万元的巨资,吴鹤臣一家也并非拿不出治疗费用,而吴鹤臣妻子将后续的租房、请护工等一些非医疗性质的开支列入众筹范围,更是令人大跌眼镜。吴鹤臣的病情虽然可称严重,但相比于众筹平台上那些因疾病而走投无路的家庭,吴家远远称不上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以远高于实际需要的金额向社会筹款,实际上挤占了其他人能得到的善款,对社会的公平性有害无益。


  在回应网友质疑时,吴鹤臣的妻子称“平生第一次发起,不懂平台规则”,所以填写了上限金额,表示“从没让任何人给我捐过100万”。但反复解释的同时,她依旧没有修改众筹金额,直到舆情愈演愈烈才中止众筹。近年来,通过网络募捐、利用公众善意牟取不正当利益的事件屡见不鲜。在这些事件中,许多心怀善意的网友都认为自己的善心受到了利用和欺骗。此类事件的存在,是对全社会善意的消费,潜在的捐助者受到这些负面案例的影响,很可能会在奉献爱心时多一分犹豫,以至于真正有需要的家庭蒙受损失。


  与此同时,这起事件也暴露出了水滴筹等众筹平台的责任问题。在填写证明材料时,吴家在家庭情况一栏填写了“无房产”和“贫困户”。事发之后,吴鹤臣妻子解释前者为公租房、后者为“误填”,但无论如何,水滴筹都要为虚假信息担负责任。尽管舆情升温后,水滴筹方面被动进行了回应,表示筹款方暂未提现,如申请提现将会公示,但这并没有触及问题的本质:水滴筹等众筹平台是否有对求助者经济状况的审核机制?如果没有,如何保证求助者不是“诈捐”,又如何维持众筹平台的公信力?


  网络求助与借款不同,它不要求受助者偿还,捐助与否、捐助多少,完全取决于施助者的意愿。支撑慈善行为的,并非任何责任或义务,而是整个社会助人行善的风气。如果这种风气被少数人的不当行为、一些网络众筹平台的制度漏洞所破坏,无疑是可悲的。我们无法要求每个人都做到诚实,但众筹平台理应通过制度约束筹款者,为诚信提供保障,如此才能让人捐得放心。(作者:梁博宇;来源:中国青年报)




互动消息